第1019章 神秘的贾公子_名门第一儿媳
追书网 > 名门第一儿媳 > 第1019章 神秘的贾公子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019章 神秘的贾公子

  第1019章神秘的贾公子

  “你干什么!?”

  这一声低呼立刻惊醒了床边的卧雪,她有些惊诧的睁开双眼,第一反应是低头看床上,只见商如意仍旧紧闭双目,沉睡不醒,卧雪眉心微蹙,但也还是松了口气。

  好歹,商如意没出事。

  那,出了什么事?

  她的脑子还有些混沌的反应不过来,但还是抬头看了一眼,脸上立刻露出了惊愕的神情。

  因为这个小木屋太小,也显然没有做过待客的准备,所以昨晚众人都是各自找了一处勉强能容身的地方靠着或者坐着,卧雪自己是坐在床边,一直守着商如意,雷玉是坐在床尾靠着墙壁勉强入眠,而绿绡则是坐在离床不远的墙边,众人一言不发,在一声一声木鱼的敲击声中渐渐失去神识被疲倦的睡意吞没的。

  至于另外两个男人,似乎一直都在靠东室的地方。

  可卧雪一抬头,却看到那王绍裘不知何时竟然走到他们这边来,就站在绿绡的面前,俯下身看着她;而且,不知是否因为昨晚彻夜未眠,两眼中布满了红血丝的关系,他眼中的渴望仿佛要把眼前的人吞下去!

  卧雪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:“你——”

  终于,他们的声音惊醒了绿绡。

  她悠悠醒来,两眼刚睁开了一线看清了眼前人的轮廓,立刻像是被什么吓了一跳似得睁大了双眼,惊恐的道:“你,你要干什么!?”

  “……”

  王绍裘一言不发,也没有被看破的尴尬,只慢慢的直起身来,竟没有一个字的解释,转身便往另一边走去。

  三个女人一时间都惊呆了。

  尤其是绿绡,她虽然早就习惯了男人们的目光对自己的各种视,狩猎,甚至冒犯,也能应对自如,可对上王绍裘这种心思狡诈,让她看不透,更猜不透的男人,她却莫名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,刚刚睁开双眼对上他的目光的时候,她的心都快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了。

  一看到他离开,绿绡忙不迭的从地上站起身来,呼吸凌乱的看向雷玉和卧雪。

  两人的神情也有些复杂。

  他们谁都没有要保护绿绡的意思,可同样身为女人,他们却多少也能感觉得到绿绡的惊恐不安,雷玉撑着僵硬的两条腿站起身,勉强安慰道:“没事了。他——”

  她刚想说“他不敢做什么”,但目光却不由自主的从绿绡和背对着他们的王绍裘的肩膀月过去,眼前木屋一室通明,而且因为屋子很小的关系,她一眼就能看穿堂屋和东室,立刻就发现东室空空如也,昨晚跪在蒲团上敲木鱼诵经的那位贾公子竟然不见了踪影!

  她立刻道:“他人呢!?”

  听到她这话,卧雪也才反应过来,立刻也站起身来:“那个贾公子,他怎么不见了?”

  而绿绡心有余悸的想要回头,却一眼看到王绍裘的背影仍然矗立在这个小小的屋子里,一时间还未能平心静气,却也明白过来什么,正当她深吸了一口气,准备回头去看的时候,屋外响起了阿史那朱邪的声音:“他不在吗?”

  王绍裘此刻已经走到了堂屋,又往周围看了一眼,目光更是从三女身上扫了过去。

  “的确不在。”

  众人这才发现,屋子里的明亮是因为屋门被打开了,而说话间,阿史那朱邪从外面走了进来。原来,他们原本打算一整夜都守着那个贾公子,等到天明再细说左公疑塚的事,可这些日子的奔波劳顿,尤其王绍裘的身体本就病弱,而阿史那朱邪几乎没爬过山,昨天一路攀登也的确耗费了他不少精力,所以两个人竟然都在快天亮的时候打起了盹儿。

  divclass=contentadv一睁眼就发现,那个贾公子不见了。

  阿史那朱邪立刻走了出去,绕着屋子找了一圈,除了屋后有一个烧火做饭的土灶之外,周围什么都没有,问了守在屋外的突厥士兵和商如意的随从,他们一整夜也都没见到那个贾公子出来,阿史那朱邪感觉到不对,一边自己继续查看,一边又担心那贾公子是不是藏在屋子里什么地方,让王绍裘回来再细细查看一番。

  只是,王绍裘不知哪根筋出了问题,会去盯着绿绡看。

  说完这些,阿史那朱邪看了看屋子里几个人疑惑又凝重的表情,眉头拧得更紧了一些。

  雷玉道:“他难道趁着我们都睡着,离开了?”

  阿史那朱邪道:“我们屋子里的人的确都睡着了,可外面的兵并没有。他们照规矩,每个时辰都有两个人起来巡逻,并没有看到他离开。”

  “没有离开,那他能去哪儿?”

  “……”

  直到这个时候,绿绡总算平复了自己的情绪,慢慢的转过身来,目光本能的忽略了王绍裘,对着阿史那朱邪和雷玉道:“既然外面的人没有看到他离开,那他应该还在这个屋子里。”

  阿史那朱邪侧过脸去看着王绍裘:“你找到什么了吗?”

  王绍裘摇摇头。

  但他又接着说道:“她的话没错,外面的人不可能看错,况且那么多人在外面,他没道理能不惊动任何人就离开。他一定是藏在这个屋子里的某个地方。”

  “他为什么要藏起来?”

  “只怕,就是为了左公疑塚。”

  再提到左公疑塚,阿史那朱邪的目光更锐利了几分,他紧盯着王绍裘,道:“你的意思是——”

  王绍裘道:“我们应该没有找错,左宸安一定是把自己的真塚设在了天顶山。这个所谓的‘贾公子’,一定知晓左公疑塚的真相!”

  其实昨夜,众人的心里都已经有了这样的猜测,而一夜过去,这个贾公子神秘失踪,也的确像是应证了这种猜疑。

  雷玉道:“可是,屋子就这么大,他若没离开,能藏在哪里?”

  “……”

  王绍裘没有立刻说话,而是又转过身,慢慢的踱步到了东室,那里的神龛和蒲团都静静的放着,只是蒲团前的木鱼不知是不是贾公子离开的时候太过匆忙,被踢翻在地。

  他走到蒲团前,又低头思索了一会儿,突然一伸手将那蒲团掀开!

  下面,竟露出了一块木板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zhuishu9.cc。追书网手机版:https://m.zhuishu9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